暴风退市几成定局 暴风与投资者都站到了悬崖边上_-_热点资讯


  导读:暴风或将迎来既定的终局,换而言之,暴风退市几成定局。

暴风退市几成定局 暴风与投资者都站到了悬崖边上_-_热点资讯-苏宁优评网

  近日,暴风集团公告称,公司尚未聘请到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,预计无法在6月30日前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以及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与季报,而根据创业板的相关规定,公司股票将于7月1日起停牌,届时公司股票将停止交易。

  这意味着,拥有6.35万名投资者的暴风距离退市的日子越来越近。

  犹记得暴风集团在2015年3月创业板上市时,曾创下A股涨停纪录、股价最高达到327.01元超越贵州茅台的记录,谁能想到如今却落魄到股价为1.71元、市值仅剩5.63亿元的地步。

  在这个关键时刻,有人感叹暴风无法自我造血已回天无力,有人认为其股价依然有博弈的价值,有人寄望借壳上市的奇迹出现,有人则酝酿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......

  退市已成定局

  2019年7月28日傍晚,暴风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,从此公司就陷入退市的旋涡。

  暴风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公司净资产为-6.33亿元,倘若第四季度依然净资产为负,按照《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》的“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”规定,将被暂停上市。

  乐视网就因此暂停上市了一年,但暴风比乐视网的状况更加糟糕。

  “近期公司经营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,资金紧张,难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。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急剧下滑,应收账款回收困难,经营发展受到严重制约。公司现金流紧张,现金流入已经难以支撑日常经营。公司债务负担重,公司面临流动资金短缺导致无法及时偿债的情况。”暴风坦言经营困难、支付薪酬困难,到了最后仅剩十余人。

  此背景下,连2019年年报都无法顺利编制。

  这意味着,从7月1日停牌起,15个交易日内深交所将决定是否暂停暴风集团的股票上市,倘若暂停上市后一个月内仍未不能披露年报,公司将被终止上市,且不能在创业板重新上市。

  “暴风走到暂停上市这一步,就差不多宣告‘死亡’了。”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称,暴风现在面临两难的尴尬局面,一方面是无人愿意出任首席财务官担责,另外一方面是没有审计机构愿意接手这个烫手山芋,“出不了2019年年报,一两个月内就要退市,就算出了也不过多耗一段时间,你看看乐视网暂停上市这一年,苟延残喘之后依然无力回天。”

  换而言之,暴风退市几成定局。

  为何仍有投资者火中取栗

  暴风退市是明牌,却不乏投资者刀口舔血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暴风集团于5月26日最低点1.33元起步,中间连续收获6个涨停板,并于6月5日创下2.83的阶段性高点,股价翻了一倍还多,这期间官方发布了5份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,深交所也下发了关注函,但依然未能阻止投资者的热情。

  即使当下,暴风的人气排名也不算低,在3830只股票中位列第503名。

  人气较高的一个因素是投机气氛浓郁,“上市创造了历史,退市前也要创造历史”“买暴风的就是要向死而生”,这些声音折射出,部分投资者虽已知晓暴风走向末途,但仍渴望以小博大。

  “乐视网暂停上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,市值仅有67亿元,但流入的资金就有9.37亿元,要的就是富贵险中求,现在暴风的行情亦如此。”一名私募人士称。

  除此之外,有的投资者不相信暴风会退市,张元赫就是其中一员。

  张元赫告诉锌刻度:“(暴风)市值这么小,肯定会有资产注入。别人几十元的成本,我的才1.83元,赌未来,不怕。”

  其实,张元赫的坚持并非完全没有道理。

  证监会于2019年6月20日修订了《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》,放开了创业板自设立来就不允许借壳的限制,这意味着暴风的结局多了一个卖壳求生的变数。

  “暴风不是卖身风行了吗?风行会不会借壳上市?”这个念头在张元赫心中一直挥之不去,成为其火中取栗的动力。

  而风行借壳上市更多只是投资者的猜测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20年2月10日,暴风集团与风行在线签署了《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合作协议》、《广告经营授权书》、《代运营授权书》、《品牌授权书》。合作的主要内容为,暴风集团将暴风影音APP,暴风影音PC客户端,暴风影音广告系统运营权交由风行在线排他代运营,从2020年2月10日起至2021年5月9日止。

  其中,双方并未有涉及借壳上市相关的合作内容。

  更为关键的是时间来不及了,A股职业投资者李元海告诉锌刻度:“借壳上市至少需要半年时间,可暴风距离退市大概率就不到两个月了。”

  此外,暴风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借壳标的:一是资产负债率接近283%,一旦借壳就要继承这些债务,而资本市场青睐负债率低、干净的壳资源;二是遗留问题较多可能成为“接盘侠”,譬如被暴风的投资者索赔。

  “当年超日太阳破产重整,协鑫集成借壳上市就被数百名股票索赔,这是有先例的。”李元海表示,就连乐视网退市钱都难以找到“白衣骑士”,更不用遑论其门徒了。

  资不抵债怎么赔偿?

  对即将血本无归的暴风投资者而言,拿起法律武器起诉暴风集团与冯鑫,或许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。

  前为某世界500强公司法律顾问、现为独立执业律师的周玉婕告诉锌刻度:“证监会已立案调查暴风集团(京调查字20039号),一旦认定暴风集团违规违法行为属实,股民就可发起诉讼。”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16年暴风集团发起的MPS收购案,3个意大利人开了一家体育公司,左手收购体育运动版权,右手贩卖给暴风集团,可体育运动版权是有时效性的,2018年就全部到期了,暴风集团耗资52亿元却竹篮打水一场空,而为这次收购,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动用了庞大的资本杠杆,又承诺了回购。

  周玉婕律师认为,暴风集团2016年3月2日签署的《回购协议》未履行披露义务,也未提示相关风险,从这个角度来看,2016年3月2日至2019年9月3日买入暴风股票的投资者,以及2019年9月4日之后继续持有或卖出受损的投资者,都符合起诉的标准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,暴风早就资不抵债,拿什么赔偿投资者?

  据启信宝消息显示,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对暴风集团旗下银行存款、房产以及股权等资产进行调查,发现已无其他资产可供执行。

  对此,周玉婕律师表示,可以追溯保荐机构。

  实际上,当上市公司违法违规被认定又拿不出钱赔偿时,保荐机构可以成为索赔的对象,譬如万福生科通过虚增利润、资产等手段实施财务造假,保荐机构平安证券独立出资3亿元设立投资者利益补偿专项基金,涵盖12756名万福生科的投资者。

  据锌刻度了解,暴风的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,后者收了3980万元的保荐费。不过,未来是否会给暴风的投资者一个说法,还有待观察。

  现在能明确的是,暴风与投资者都站到了悬崖边上。

好货评测


这是水淼·WordPres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发布的文章,故有此标记(2020-11-20 20:32:06)